摆榖

我叫小鹤啦

十二月初就落雪啦

日常



日常 · 起床




  蒋丞是在笔尖划过纸面的声音里醒的。


  顾飞在书桌边上改试卷——左边已经放了一小沓——大概是起了个大早。


  “早上好。”蒋丞随意抓了一把头发,支起了身子,他听到自己发出来的声音略显沙哑,于是他便又清了清嗓子,“Morning.”

  “早,丞哥。”顾飞见蒋丞起了果断的放下了手中的红笔,右手掌侧还擦着不少红色墨水的痕迹,仿佛像是祖国花朵因顾老师见色忘生的哭泣。



  他走到床边,揉揉蒋丞柔软的发丝,“起的挺早,想吃什么?”

  “还说我早?”蒋丞伸手指了指桌上的试卷堆,“你起的更更早。”

  “是——所以,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吗?”

  “想吃大五花可以吗?”蒋丞笑着说。

  “那你可以在睡一会,睡到中午就有的吃。如果早餐的话……来份小笼包?”

  蒋丞不答反问:“几点了?”

  “七点。怎么了?”

  “盼食心切!想吃大五花啊小兔子乖乖!”




  顾飞笑了,道,“大早上的吃大五花到时候吃出肠胃炎进医院了我可没那脸帮你挂号。”


  蒋丞也乐了:“你没脸那我就只能自己可怜巴巴的潦倒的独自一人忍着剧痛去挂号了呗……没人疼没人爱,这不就是孤家寡人的日子吗?”


  顾飞不语,蒋丞见状又继续开玩笑的开口,“到时候可能有位不知名的帅哥晕倒在半路,指不定没挂上号我就直接挂了。这给多寒碜,国家直接少了一名栋梁啊!”


  “折了名大将?”


  “那是。”


  “别折,怪心疼的。”顾飞亲了一口蒋丞的额头以示安慰,“但是丞哥,早饭真不能吃油腻腻的大鱼大肉,听话。”


  蒋丞深知顾飞这是为自己身体着想,也不再无理取闹,认真说道,“知道啦男朋友。”语毕,又一个猛劲朝床里倒去,顾飞眼疾手快,伸手一把搂住蒋丞的腰,“还要赖床?”


  “嗯。”


  “怎么和小孩子一样?栋梁不应该都是早起奋斗一辈子的吗?”


  “感受一下未成年的周末作息多有趣。”


  “赖床还不如干点别的事,那才来的有趣。”顾飞说着看着蒋丞的表情微乎其微有了点变化,他赶紧补充,“的多!”


  “今天的太阳真大啊!” 


  “今天落雨呢,”顾飞边说边伸手捏了一把蒋丞的腰,“哪来的太阳?”


  “顾老师!今天还没成年呢!”蒋丞喊,“今天不是可爱的读书人作息吗。”


  还说了个陈述句,顾飞笑了。他也没想真在早上干点什么事情,索性直接撑起身子,说,“行了,我去给你做早餐,你再躺会就起,知道了吗?”顾飞说完站起身。


  蒋丞见状极妙,紧随其后火急火燎赶来一句,“么么哒!”然,再无更多的动作,缩了缩头赶紧又钻回被窝里头去了。



  卧室里重归一派寂静。




  忽然,被子被大力的一把掀开,刺眼又暖融融的阳光落在蒋丞身上。


  “怎么还不起床?”



  “再不起床,等我吃你吗。”


  





       -=END=-


  

前于定状补


*前于定状补的,是主谓宾

*这是两座城





洗猫的时候手机响了。

顾飞算了算这个点,看也没看来电人就直接随手在衣摆上擦了一把便接了起来。

接通后他还故意安静了两秒才开口:“丞哥。”

“晚上好啊顾同学,干什么呢?”

“洗猫。”

另一头很配合的发出一声感叹,“看不出啊,连你都吸上猫了?”

“洗、猫。”顾飞强调了一遍这个词汇,嘴角勾出个弧度笑出了声,他一边顺着手边小猫湿漉漉的毛让小猫叫了声,还边叨叨了几句,“丞哥你这听力不行啊,怎么过的四级?”

“实力摆明面上的牛掰,没办法,随随便便就过了呗。”电话另一头吹嘘着又停顿了几秒,“过的怎么样?怎么回家了?你不会又旷课了吧?”

“我还行吧。我就请了个小假回家看看二淼,没旷课。”顾飞认真应答着,“倒是你,知道怎么照顾好自己吗?上次见你还不是瘦了一圈。”

这话说的没错。

今年的十一蒋丞要做家教有作业还有论文要赶,几乎抽不开身,没时间走开回来,两个人就没见着面。又加上下半年节假日少,这么一来二去,掰手指算算,两个人也好久没见了。

“学霸的生活就是如此苦不堪言。再加上一段异地恋的煎熬,我的心灵和肉体都被压迫的难以挣脱。”蒋丞的声音又从电话另一边传来。

“别,我怎么就精神上支持支持你了,”顾飞刻意的把自己的语气说的极煽情,装出关心人的模样,“希望辛苦的你晚上能够早点睡觉,别看书看到深更半夜。”

“你这话说的,姑且算是肉体上的安慰吗?”

顾飞绷不住语气,笑了,“这都不算是那你还要什么?自拍吗?”

“可以啊男朋友,”蒋丞也跟着笑了起来,“你这文学素养真是越学越精啊。”他话锋一转,“来者不拒,发点来吗?”

“求我,我可以考虑一下。”顾飞调皮道,“你记得照顾好自己——晚饭吃了没?”

“吃了吃了!”蒋丞这次回答的很快,“叫了外卖,吃了点大五花,味道还很好。你呢?”

“我吃了。蒋丞选手真乖,真听话。”

“对啊,都快赶上小兔子乖乖了。”

“那你加油,争取成为下一个像我一样优秀的小兔子乖乖。丞哥,这会我真不说了,洗猫呢还,拜拜?”顾飞说着还对准话筒亲了口,再又把耳朵凑到听筒边,听完了蒋丞所剩无几的结束语才挂了电话。

顾飞看着屏幕上的通话记录,几乎都是蒋丞的。

最近又因学业上的事情跟照顾顾淼的事情起了点冲突,好不容易捋顺了顾淼的事,课又掉了不少,闲下来的时候还要去给模特拍照赚钱。忙的着实有些厉害。

他这么出神的想着,手机屏幕自动黑了屏。顾飞有意无意按了下解锁键,锁屏桌面亮起来的时候才注意到已经十二月二十二号了。


啊……又是要到圣诞节了。



“蒋丞?还学习呢?”赵柯抽了本蒋丞的作业随手翻了翻,又合上放回在蒋丞桌上,“出去玩会?”

蒋丞刚打完电话,耳边还响着顾飞的那声飞吻。心都没平复下来,人自然是闹的躁的。于是他很干脆的合了自己面前的教材书,站身来,爽快道,“走。”

但当出校门的时候,蒋丞迎着面直直的感到那一股强劲的冷风吹来,他不由自主把头往下埋了点。

一旁赵柯看着了,问,“冷啊?去哪玩会暖暖身子?”

蒋丞说实话被这强大的冷风给登时刮起了一阵后悔之风。他胡乱说了个离学校近的地名,还是那种一般人听了都会改地方的地名。

蒋丞本想着赵柯一改地方他就不去了,谁知道赵柯居然还称赞蒋丞想的地方好,是半个夜市,也有几家排场还可以的商场,冷到不行的时候还能进去蹭个小暖。

蒋丞心里叹了口气想着已经没余地挽回,只得随着赵柯一同去了。


整条街都是一派厚重的圣诞味。

玻璃橱窗上黏买了圣诞装饰物,墨绿的圣诞树高的矮的都被一一摆了出来。这点的天已经有点暗了下来,店前的圣诞树一闪一闪的亮着绳上五彩缤纷的光,在此刻环境的烘托下,把树点缀着熠熠生辉。漂亮的不得了。

蒋丞仿佛恍如隔世,他忽然就意识到圣诞节快要到了。

他依稀记起上次圣诞节,那次的记忆全是被顾飞填满的。


圣诞快乐,我意料之外的意外。

这是充斥满蒋丞对圣诞节所有回忆的一句话。不是什么甜言蜜语山盟海誓,它不会被天长地久打上标签,也不会有再多的标点去修饰,不用再添簇一组华丽辞藻,甚至都不必再去揣摩它的深意。它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这么明确,以独一无二的语气逐字道出的简简单单。

祝你节日快乐,每天快乐。我亲爱的你。


“怎么了?”赵柯看着无端的发怵的蒋丞,问道。

蒋丞赶紧抽了一下鼻子,不小心吸入了一大片冷空气,刚说完“没事”便马上应景的打了个喷嚏。

“冻去了?”赵柯问,“那我们去商场里逛逛得了,我也觉得冷。”

“进吧,我也顺便买点东西。”



顾飞是二十四号下午才回的学校。

一大早一醒来,正想玩手机时扫了眼日期。

已经忙到了圣诞节前夕了,自己什么礼物都还没给蒋丞准备,着实有些烦躁。

加上又想到圣诞节见不着蒋丞,心头还会埋上一捧道不明的情愫。

他想蒋丞,想见他,但又见不着,矛盾的,堵塞的,导致大早上的就起不来床,单翻着手机相册里的蒋丞的照片就看了个早上。

真想他啊。



顾飞在家里随便解决了餐午饭就回了学校,尽管蒋丞不在身边,但他还是很遵守男朋友提的要求的,“随意旷课可是要被学霸鄙视的。”

走到寝室的时候,他站门口就已经发现自己桌上放了个快递盒。

“这什么东西?”顾飞问。

“哦!你快递,不知道谁寄来的。”

“什么时候寄来的?”顾飞边问边走到桌边。

“今天中午吧……没印象了。”

顾飞摸了摸快递的棱角,心里大抵是猜到了什么,拍了张图就发给了蒋丞。

-你给的?

蒋丞没有回复,顾飞思索了会,心里想着这个点估计蒋丞还在上课,便直接先把包裹拆了。

居然是件卫衣。还挂了个小兔子别针。

就是他了。

顾飞笑笑,对着小兔子也拍了张发过去。

-真贴心啊男朋友,谢谢谢谢

接着顾飞发了张自己之前的某张照片发了过去。

-报答。感谢

再等到蒋丞的回复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饭的点了。

-刚下课,去吃饭辽

-我去,这就收到了?神速啊

-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我男朋友真好看!

-么么哒

顾飞笑了,他回复到


-挺好看的,可爱,破费了,跪了

-别,你这就行大礼了,圣诞节嘛,男朋友送你点东西怎么了?

-送你点什么?

-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得嘞,没问题!


蒋丞发完这条消息便退出了界面,他切了个软件,界面是已经选好时间的火车票。蒋丞点了确定。他购了张离回去最近时间的票。

他请了两天的课,打算回去。

回去。回去。回家。回到顾飞身边。

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回去,立刻回去。

回去好好看看顾飞,是胖了还瘦了,黑了还是白了,又帅了多少。哪怕漏了课,他也有那个心那个胆那股劲抽时间去补。

坦然的回去,去看看顾飞。这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没有之一。


前天逛商场的时候,赵柯还跟他说,“最近圣诞节了,居多的人都忙着过节,你这时候努力学习就是弯道超车,蒋丞,你这次又打算考我们寝室第一吗?”

蒋丞那时一心琢磨着该给顾飞买什么,没听清赵柯在嘀咕什么,答非所问的开口,“咱去买点东西吧?”

赵柯一脸无措,“啥?”

“买东西啊。”

“……”



-我前几天可是冒着冷风出门给你买这东西呢

-承蒙厚爱!男朋友辛苦了,下次请你吃大五花

-你明天回家吗?

-回什么?二淼昨天被我妈接走了,也不知道她那个不靠谱的照顾不照顾的好

-哈哈哈哈,你别太担心了,二淼都已经好起来这么多了

-嗯

-那你回下家呗,说不定有别的惊喜

-你还买了东西?????

-冷静!别激动的跟小姑娘一样

-别在我这花太多钱啊你!谢谢男朋友!!!

-知道了小姑娘,爷赏你个么么哒


顾飞简直要被蒋丞这波连环炮惊喜给击倒了。

一个四方的小手机承载了他今日无数的欣喜,激动,爱,与被爱。

他将身子放松的向椅背仰去,手从兜里摸出盒烟,娴熟的掏了根烟出来,再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又顺了把打火机出来。

他的大拇指压出了一团火苗,嘴巴凑近烟的滤嘴,一吸,点着了根烟。

他过了几趟肺就把烟掐了。

他稳了稳自己的心情,然后抽出手机,又给蒋丞发了段话

-丞哥,平安夜快乐。每天都要平安快乐,给自己健康,我给你幸福

-收了,平安夜快乐,男朋友

顾飞突然就止不住的想要奔到明天,不是后天大后天,就是要明天,十二月二十五号的第一秒,第一秒他就想出现在那个家里。

他就想一个人窝在家里。

他鲜活跳动的心脏,扑通扑通着,仿佛忽然料想到了什么东西,血管里流的每一滴血液都兴奋了起来。


于是顾飞同学又请了假。回了家。

某一室友还格外关心的问候:“大飞你是不是病了?流感严重有病给治,别为了学习糟践自己身子啊!”

顾飞单是点头没说话,心里却已经谢过了那位弱智好同学的好心好意。

老子回去过圣诞,你们宅死在这学校里独自撸管的悲伤真是让人爽啊。


回到家时,家里还是那副样子。

早上叠的被子还是那样原封不动的摆在床上,褶皱都是那个弧度,条数,窗帘开的缝隙仍旧是那么点大,漏的进光,就那么多,但也可以把房里打出点亮色来。


顾飞躁动的心忽的就平静了。

他坐回到沙发上,面前放着几个玻璃茶杯,一个杯子里还剩了点水,已经忘记是什么时候倒在那了。

顾飞就开始想,想啊,等啊。

他在想什么呢。

那杯水是什么时候倒的,是谁倒的,是自己吗还是哪个不知名的人。

他在等什么呢。

等那个惊喜,那个让自己无法言喻却是肯苦苦等待的礼物。


蒋丞下车的时候已经快过十一点半了。

他整个人的状态都是虚的,晕乎乎的不得了,但还是想马上给顾飞发个消息,告诉他,他的礼物要到了。

这座城市也是一如既往的泛着冷。蒋丞裹了裹自己的衣服。他把手伸进衣袋,摸到了手机。

他知道顾飞没睡,但是顾飞在学校,发了也是无用功,所以他就打算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再回家,等着明天顾飞回来,给他打开那扇门——这份礼物的盖子。

夜晚街灯都格外的亮,偶尔蹿过几只小野猫,噼啪踩过一些塑料盒子,再悄悄地溜走。

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又陌生。

回去啊!回去啊!

蒋丞选手!大半夜吃什么东西呢?不回家已经够可耻了居然还要做一个浪荡游子夜不归宿吗?做到了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记心中了吗!

蒋丞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这个城市实在是太让他悸动。他做不到此时此刻可以安安稳稳坐下来吃东西,他要回去,回到那个扑满顾飞气息的家里去。

因为离车站还没有走多远,一旁出租车还是有那么几辆,他马上坐上了其中一辆。


回家了。

回家了!


一路上的街景被大部分黑夜笼罩,每一帧都被车速给长曝光。亮着的路灯晃出一个光点,罅隙间还能依稀看到一些圣诞树的颜色。

蒋丞像是在某一刻间想到了什么,他打开手机一看。

下午十二点零五分,十二月二十五日。

啊,已经圣诞节了!

圣诞节了啊。

圣诞节了!

顾飞!我回来了!


车行到街口的时候,蒋丞让司机停了车。

他想自己走过这段路。飘着他上学时伴着他的自行车铃声,溢着早餐店老板包子的味道,还夹杂着一个可爱小妹妹滑板轱辘的声音。

这段路有他人生为数不多但是重要至极的回忆,好的坏的,全都是,全都有。

他要一步一步走回去。

很久了。

好像很久没回来了。

风一缕一缕的吹过树梢,他一寸一寸的跟着光前进。


他站在大门前,摸索出裤袋里的那一把铜钥匙,握着冰冷的钥匙插进合适的门锁里,转动。解锁。开门。


蒋丞深吸了口气,迫不及待的跨了一大步就把整个身子探进门去。

进来了。但他却没有看清楚屋内场景,就被大力顶到了门板上。

“谁?”室内只有窗外的路灯光,依稀可以模糊的看出一个人的轮廓。

碰撞的闷声和关门声合二为一。

蒋丞甚至还没反应过来,那个力道就已经松了。整一个过程都不到三秒。

于是蒋丞没忍住感叹一声。

“操,疼死老子了。”

“丞哥?”

“顾飞我操你大爷……”

“丞哥!?”

“顾飞我真他妈……”

“丞哥!!”

“顾飞你等死吧……”

“蒋丞!”顾飞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他内心的那怀揣的猜测,就那样一点点的靠近,一点点的接近,一点点的被证实。

他看到了蒋丞。

那个下午还跟他相隔两地的蒋丞。

是蒋丞。蒋、丞。他的蒋丞。

“顾飞!”蒋丞的背在刚才那一撞上着实有点肉疼,他本还想张嘴吐槽一下,可真真切切看到顾飞时也懵了起来。

他也喊出来了这个名字。眼眶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潮乎乎的起来,鼻尖的痛觉神经也不知何时发起酸来。

为什么?为什么呢。

因为太久没见了。三个月了。都有一个恋爱段了。

好苦啊。


“蒋丞,蒋丞,蒋丞……”顾飞声音仿佛变了个调,有点娘娘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不丢脸。

他伸手抚上蒋丞的脸蛋,透过昏暗注视着蒋丞。

还是瘦了,小猫咪还是不会好好照顾自己。

蒋丞也抬手顺了把顾飞的头发,长了,“是我,是我,顾飞。蒋丞。我回来了,我来看看你。”

蒋丞说完,顾飞赶紧近乎殷切的凑近了距离,“丞哥,我很想你。”

“我也想,想到睡不着了要。”蒋丞说,“课也有点不想上了,只知道想你,想你,成绩差了谁的错?”

“全算我的。”顾飞说着笑起来,亲了亲蒋丞发冷的脸蛋。

“我真没想到你在家,靠,还差点揍我呢你。大飞,这礼物好吗?”

“我很喜欢,没什么比这个好了。第一句,第一眼。丞哥,亲。”

顾飞说着吻上蒋丞微张的唇,轻抿,厮磨,啃咬。他们相拥,他们唇舌交缠,相抵着对方的额头,发狠的拥抱。

顾飞最后在蒋丞唇上一啄,结束了这个缠绵的吻,他趴在蒋丞肩头上,在他耳边低声道,“丞哥,最近也没来得及给你准备礼物,就学了句话,好像挺适合今天说的,发音不准别嘲讽我。”

“好嘞,说来听听?”

“You're the apple of my eyes. 意外,圣诞快乐。”

蒋丞听后就笑了。

他拉了点两人间的距离,这样他可以更近的看到顾飞清澈的眼睛,看见他眼睛里心动的自己。

他又抱了抱顾飞,也凑到他的耳边,逐字逐句的发出音节组合,在他身后背上一点一点伸着手指比划着。

“圣诞快乐,顾飞。我也祝你平安,健康,事事顺心,以后有什么坎过不去,我都陪着你。感觉到了吗?丞哥无处不在。”

感觉到了。

感觉到了。

感觉到了。

后背上的那一笔一划。


主,谓,宾。






-=END-=